首页 理论动态 中心组学习参考 原创精选 宣讲员风采 在线讲堂 学习动态 新视野 政策解读

专家学者齐聚华师研讨“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

2018-04-02来源:湖北理论信息网

  3月31日,在华中师范大学召开的“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这一主题进行了交流研讨。

  来自中共中央党校、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武汉大学、湖北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的7位专家学者围绕“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这一主题发表了主旨演讲。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华中师范大学分中心主任谢守成教授主持主旨报告并作总结发言。

  如何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

  听听这些学术“大咖”怎么说?

  韩庆祥:我们的理论自信从何而来

  韩庆祥,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政治局第11次集体学习主讲专家。现任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委员、中央党校副教育长兼哲学教研部主任。

  我们的理论自信从何而来? 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作用和发展三个基本层面来阐释。

  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来看,它的形成有其历史基础、时代基础、实践基础、经验基础、理论基础和民众基础。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作用来看,它有利于中国共产党人作出科学决策。中国共产党人能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根据作出科学决策,并根据科学决策,把“定位一定标一定法”“共建共享共治”作为国家治理的思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它不是封闭保守僵化的理论,而是与时俱进的不断发展着的理论,它总是随着时代和实践的发展而发展, 能达到时代和实践发展所要求的水平,因而对时代和实践具有引领和指导作用。

  我们的理论自信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作用和发展中来,同时也需要不断推进在实践上的理论创新,保持和发扬马克思主义政党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唯此,我们才能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科学性、正确性、创新性,引领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

  秦宣:现代化进程中的文化危机与文化自信

  秦宣,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院长。

  我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主要因为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当前,我们党之所以如此强调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根本的原因是当代中国人缺乏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自信。第二,如果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主要包括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时期创立的革命文化和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建设与改革时期形成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那么,这种不自信在这三个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体现。第三,之所以出现这种自信,根本的原因是近代以来我们先后对这些文化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解构,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构不足。

  我的主要观点:

  第一,当代中国人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不自信,主要来自于自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解构。第二,当代中国人对中国共产党创立的革命文化的不自信,主要来自于改革开放以来历史虚无主义对革命文化的解构。第三,当代中国人对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不自信,主要来自于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改革开放以来先后对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文化和改革开放时期中国共产党倡导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解构。

  真正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我们必须做到:

  一是实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

  二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发展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和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

  三是弘扬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文化;

  四是大胆吸收借鉴一类创造的一切文明;

  五是用当代中国文化对中国经验进行科学解读,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当代价值和世界意义。

  朱继东: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走出去

  朱继东,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新媒体研究院院长、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正确内涵究竟是什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只能是、必须是中国的、社会主义的,其底色必须是中国红,必须坚决反对复古、西化等错误思潮或倾向。而且,从历史和现实相贯通、国际和国内相关联、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宽广视角,揭示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源流形态、现实形态、发展形态分别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伟大实践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

  要把努力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走出去作为重要着力点,在以前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走出去的基础上,也要敢于、善于推动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走出去。不仅要让全世界了解孔子、了解孟子,学习和认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且要让全世界了解毛泽东、了解习近平,学习和认同中国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从而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真正整体走向世界。

  骆郁廷:新时代坚定文化自信要处理好五种关系

  骆郁廷,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委员会主任,思想政治教育研究院院长。

  新时代坚定文化自信,主要就是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要深入思考、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好以下关系:

  一是普遍与特殊的关系。中国特仑社会主义文化是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尤其是关于文化发展的普遍真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体实践尤其是文化发展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既有科学的理论指导,又有中国的实践升华,是两者的有机结合,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精髓。

  二是真理与价值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是以人民为中心、为了人民、服务人民的文化,既要反应社会发展和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又要反应人民群众的精神需要和审美需求,是合规律性与合价值性的统一。

  三是传统与现实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根源于五千年的以中华民族精神为核心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强大的民族凝聚力。新的历史条件下,不仅要继承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更要推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四是本土与外来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体现中国社会实践的发展要求、中国人民的本质需要,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但同时又是吸收借鉴外来的世界各国有益文化成果的开放包容的文化,能更好的促进本土文化的发展。 正所谓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

  五是先进与落后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是一种先进文化, 这种先进性体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反映了先进生产力的发扎要求,体现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表达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精神需要,是一种比资本主义及其他各种落后文化更加具有先进性、优越性和创造力、凝聚力和战斗力的文化,它能够战胜一切腐朽的文化,还要转化落后的文化。

  江畅:习近平幸福观对中国古典幸福观的弘扬与超越

  江畅,长江学者,湖北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湖北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古老的中华民族原本是一个崇尚幸福的民族,早在四千多年前的尧舜禹时代幸福观念已经萌生,并成为中国人最古老的文化基因。中国传统幸福观是以“五福”(寿、富、康宁、攸好德、考终命) 为核心内容、追求个人生活完言三的幸福观,它认为福祸由善恶所致,是福是祸主要取决于个人自己,主张求福以避祸。然而,在两千多年的宗法皇权主义时代,幸福观念淡出了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这一文化基因因为宗法皇权专制统治而发生了变异。

  在我国走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今天,习近平同志在弘扬传统幸福观特别是“五福”观念、修复和激活古典幸福观念这中华文化传统古老基因的基础上,根据全球化时代和现代化强国建设实践的需要构建了一种理论化、系统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幸福观。它是一种以人民为中心,以人民过上美好生活为目标,以个人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和生态全面改善为主旨,以解决新时代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为使命,以各国文明为借鉴、着眼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幸福观。

  习近平幸福观一方面弘扬了以追求个人完善为目标的优秀传统幸福观;另一方面又在幸福主体、幸福内容、实现幸福的途径等有关幸福的一系列问题上极大地丰富、发展和完善了传统幸福观,对传统幸福观进行了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中国幸福观实现了深刻变革和历史性跨越。习近平幸福观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组成部分和核心内容,是引领中国人民从“强”起来走向“福”起来的行动指南和基本遵循,同时也是给世界各国人民走向幸福提供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其内容极其丰富,意蕴十分深远。

  刘从德:文化自信的“力量”之源

  刘从德,华中师范大学二级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华师分中心常务副主任。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共同构筑了文化自信的“力量”之源。

  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中不断孕育和积淀而成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早已深深浸润到中华民族的血脉和基因中。文化自信是“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的文化自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是“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 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人民进行的革命斗争和实践中培育出的伟大革命精神,蕴含着无私奉献、奋力进取、 百折不挠的精神和品格,始终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为坚定文化自信提供强大“底气”。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根植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实践,我们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国家的现代化发展模式和新路。我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实现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为世界和平与发展贡献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正是这些伟大成就的取得, 使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能力有信心去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王建国:关于文化自信的几点思考

  王建国,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使命,急需要中华民族凝神聚气。中国的“硬实力” 已经走在世界的前列,急需要在国际社会为中华民族、中国、中国人描绘一个比较清晰的、现代的、正面的身份图像。

  新的历史时期国际竞争,特别是大国之间的竞争中,文化竞争成为竞争的重点领域,文化成为国家拓展国际空间的重要手段;新时代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正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都需要以文化自信为支撑和基础。文化自信中的文化是广义的文化,甚至可以说是对一种文明类型的自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文化自信的三块基石。文化自信,不是要和谁比谁优谁劣的问题,而是我们的文化更符合中国的实际,更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能给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和方案。

  谢守成:提升人民文化获得感是新时代文化建设的核心价值

  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华中师范大学分中心主任谢守成教授作总结发言

  谢守成,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华中师范大学分中心主任。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新时代文化建设问题,在总书记多次重要讲话中,“人民”一词贯彻始终。坚持为人民服务的文化发展方向,在“给”上下功夫。获得感以人民的感知和接受为前提。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之所以历久弥新,在于始终倡导民本思想;党带领人民所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之所在取得非凡成就,在于始终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必须以人民为向度,首先要解决“给谁”的问题,其次要解决“给什么”的问题,第三要解决“如何给”的问题。坚持以满足人民的文化需求为文化建设标准,在“得”上下功夫。获得感强调实实在在的“得到”,既有看不见的精神生活满足,也有看得见的物质生活满足。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必须以能否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为标准。首先要引导人民的文化需求,使之具有崇高的理想信念和价值追求;其次要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使之能够享受更加完备的社会文化公共服务体系和更加丰富的社会文化产品; 第三要保障人民的文化秩序,使之能够远离和拒绝低俗、庸俗和媚俗。

  主旨报告吸引了现场几百位观众聆听,在现场互动环节,观众就“文化自信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文化自信的标志是什么”、“如何看待西方错误思潮的影响”以及“防范西方宗教文化渗透”等问题与7位主讲人进行交流,现场气氛热烈。此次研讨会还将遴选出来自全国高校、科研院所的共45篇优秀论文并集结成册。

版权所有 中共湖北省委讲师团 鄂ICP备170125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536号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省委大院5号楼 邮箱:hbllxxw2016@163.com 邮编:430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