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动态 中心组学习参考 原创精选 宣讲员风采 在线讲堂 学习动态 新视野 政策解读

应该如何阅读马克思

2018-05-23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姜延军

  努力站在前人(尤其是巨人)的肩膀上!这应是每一个体、每一代人的共同价值追求。马克思作为人类思想史和发展史上一位里程碑式的伟人,无疑值得我们关注、学习、追随。而首先需要做好的基础性工作,就是认真阅读马克思,细心读懂他的文本、读懂他的实践、读懂他的追求。

  要阅读马克思“说了什么”,更要阅读马克思“呼唤什么”

  马克思的思想阐发,以批判精神著称于世。他的语言和文字,如同一支支投枪和匕首,义无反顾地刺向错误的思想、陈旧的制度、不公的现实。从中学毕业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起,马克思就表现出了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正是这一意识使马克思在纷繁复杂的现实面前显得十分深沉并富有远虑,能从风平浪静中洞察到潜在的危机和方向。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大声疾呼:“向德国制度开火!一定要开火!……在同这种制度进行的斗争中,批判不是头脑的激情,它是激情的头脑。它不是解剖刀,它是武器。”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正是这样,在浓浓的忧患中不断艰辛探索——《共产党宣言》的呐喊、十月革命的炮声、南昌城中的红旗、天安门城楼的宣告、改革开放的澎湃——忧患意识融入马克思主义的灵魂中,成为马克思主义宝贵的、不可缺少的组成因素。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提醒全党,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全党同志一定要登高望远、居安思危。

  这种博大凝重的“忧患意识”,本质上是一种生存意识和发展意识。它所激发的是人们的紧迫感、责任感和历史担当,是促使人们在危机中不断完善自我的希望和动力。它以理想的名义观照现实,却不是以理想诋毁和代替现实;它表面上是对现实的警惕,内在却是沉毅地对待社会人生的一种理智的、富于远见的精神状态。

  推动社会的良性发展,必须有主流声音的建构,必须有“最大公约数”的认同。需要以正能量、建构性来表达社会良心和民族责任感。我们应该科学地引导各种社会心态特别是负面情绪,树立和传递自尊自信、乐观豁达、开放包容、踏实拼搏、积极向上、恒毅追求的思想认识,更多地用发现“美”、欣赏“美”、创造“美”的态度去看待他人、看待社会,并观照自己。

  要阅读马克思“学了什么”,更要阅读马克思“创作什么”

  即使“图书馆里足印”的著名典故已不完全可考,但客观留存下来的马克思的学习笔记、读书摘录、心得体会、提纲手稿等,也足以向我们印证这位伟人勤奋好学、孜孜以求的一生。这种可贵的好学、博学精神,当然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秉承。我们也应该广泛而宽容地阅读各领域、各方面的理论成果,以使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更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更具有开阔的理论视域。但学习本身不是目的,学习也不是满足于“知道”,更不是照抄照搬。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固然离不开马克思、恩格斯对包括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空想社会主义在内的人类文明优秀成果的继承,但绝不是这些成果的简单拼凑,而是消化吸收基础上的理论革命。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尤其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以后,中国学术界不断反思,要求摆脱“以苏解马”的传统解读模式。近年来,“回到马克思原初语境”等理念得到拓展和彰显。对此,我们应该给予一定的重视。这种开放的、多视角的、紧跟时代的总体研究逻辑转换,是具有一定积极意义的——不仅有助于我们放眼看世界,而且有助于我们更富启发地理解马克思主义,更重要的是隐藏于其中的中国学者自身理论研究思维方式的进步:从对一种话语的简单重复走向多种话语的参与式对话、从对结论的评论走向对提问方式的质询。但一个潜在的问题是,在这样一种新的阅读和研究模式中,我们如何才能够像当年的马克思一样,找准自己的理论定位并在此基础上推动理论的发展?在这样一个重要问题域中,人们常说的“要学会学习”,对于阅读马克思显现出了特殊的意义。

  世界上从来没有纯而又纯的哲学社会科学。学者的担当首先就是不能忽视自己肩上的担子,不能忘了扛什么旗、领什么路。随着中国由大向强的迈进,尤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如果我们更多的还是搬用一串串“高深”的概念,模仿一套套“时髦”的体系来解释当代中国,就很难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只有像马克思当年在学习前人成果基础上实现划时代创造那样,我们才能踏踏实实地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思想理论。

  要阅读马克思“看了什么”,更要阅读马克思“怎么来看”

  马克思一生涉猎领域广泛,著就了百科全书式的经典。正如恩格斯深情回顾的,除了著名的“两大发现”,马克思“在他所研究的每一个领域,甚至在数学领域,都有独到的发现,这样的领域是很多的,而且其中任何一个领域他都不是浅尝辄止”。阅读马克思,当然应该追随他的目光,尽可能全面系统地把握马克思各个领域的创见,而不是分立、割裂、肢解他的思想。这也正是近年来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一块整钢”的原因和意义所在。美国学者海尔布隆纳曾经在《马克思主义:支持与反对》一书的导言中写到:“今天有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者,其中有的把马克思的著作原封不动地加以捍卫,有的要把马克思的著作几乎全部加以改变;有的认为资本主义的情况基本上如马克思所云,有的认为《资本论》的分析已不再适用;有的想突破禁区,涉足宗教和精神分析领域,有的认为这些只不过是资产阶级的邪门歪道;有的骄傲地自诩为正统派,另有人则认为马克思主义已蜕变为意识形态……”出现这种混乱情况的原因何在?其根本症结在于,有些人太紧盯和固守于马克思的具体言论,而忽视了恩格斯曾经反复告诫的:“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经典之所以具有永恒的魅力,就在于其中蕴含着回答时代问题、解决时代课题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例如,马克思在逝世前,还在密切注视电学方面各种发现的进展情况,并且具体关注了马赛尔·德普勒的发现。他关注的真的是电学本身吗?如果是这样,我们或许真的应该得出结论:那个时代的电学早已被超越了,因此马克思主义也应该“过时”了。事实并非如此,“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任何一门理论科学中的每一个新发现——它的实际应用也许还根本无法预见——都使马克思感到衷心喜悦,而当他看到那种对工业、对一般历史发展立即产生革命性影响的发现的时候,他的喜悦就非同寻常了”。由此不难得出结论,超越具体知识和技术之上的深沉的历史感和发展观才是马克思真正关切的。与其说他留给我们的财富是那些关注点以及具体的卓越判断,毋宁说是他为我们示范了应该在什么层次上以及应该如何关注和判断这些问题;与其说他更多看到了现实社会的“如是性”,毋宁说他更多追问了“应如何”。因此,阅读和追随马克思,更根本的不在于了解马克思将目光投向了何处,甚至也不在于把握他深邃的目光捕捉到了什么,而是承袭他依凭怎样的方法论才洞察到常人无法捕捉的奥秘和真理。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我们要做好啃硬骨头、过险滩的各方面准备,一项前提性基础性工作就是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用科学的立场观点方法透彻地看待改革开放进程中的矛盾和问题。我们不仅要知道应该关切什么,更需要学习和思考应该如何关切。每位同胞都应该自觉“提高阅读生活的能力,善于在幽微处发现美善、在阴影中看取光明,不做徘徊边缘的观望者、讥谗社会的抱怨者、无病呻吟的悲观者,不能沉溺于鲁迅所批评的‘不免咀嚼着身边的小小的悲欢,而且就看这小悲欢为全世界’。”

  要阅读马克思“写了什么”,更要阅读马克思“为什么写”

  马克思一生笔耕不辍,用热情、勤奋和智慧为后人留下了一座取之不尽的思想宝库。这个宝库中无论是其生前已发表还是未发表的,其身后已被整理还是待被整理的,都值得我们视若珍宝、潜心研读。但在我们倾心于在思想层面考证其渊博知识、欣赏其优美文字、汲取其精彩论断的同时,更需要意识到这座宝库的根基是火热而伟大的实践。马克思是一位理论家,更是一位实践家;是一位智者,更是一位革命导师。他呕心沥血致力于的是全人类的解放,而不是书斋式地解释世界;他核心关注的是无产阶级的命运,而不是象牙塔式地建构体系。因此,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理性形态,不仅包含有知识理性,更包含有实践理性。而后者所蕴含着的价值追求在某种意义上来得要更深沉更根本,就如同我们对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祖国的热爱一样,如果总是需要理智地提醒自己去热爱,这至多只能算是有知识有教养,而只有那种血脉相连、深入心灵底蕴的热爱才是一个人的真正感情和价值观。所以阅读马克思主义绝不能把价值观层面的追求置身事外。

  马克思本可以过衣食无忧的体面生活,但他数度经济异常窘迫;马克思本可以过安居乐业的稳定生活,但他数度被强制驱逐出境;马克思本可以过天伦之乐的闲逸生活,但他一生为人类之解放奔走呼号。他虽然没有富贵荣华,但“卡尔·马克思”凝铸成了人类思想史的重要里程碑。是什么支撑马克思选择和成就了如此灿烂辉煌的人生?答案或许不是唯一的,但远大的价值追求一定是至关重要和最为根本的。

  从马克思的传记和当时的有关记载,我们可以了解到,马克思人生的第一个职业是报刊工作者——1842年4月马克思开始为《莱茵报》撰稿,同年10月起,成为该报编辑。20多岁的年纪,马克思还没有成长为站在历史唯物主义高度的深邃思想家,但即使仅仅作为一位年轻的职业报刊人,他也是成功的,这种成功既表现在马克思的报纸深深打动了当时广大民众的心灵,更表现在他只是摇摇笔杆子就已经能让当时的统治阶级惶恐不安。而不论是对人心的打动还是对统治阶级的鞭挞,都主要不是来自马克思的文采,而是来自他的使命感。在马克思看来,“写作”不再简单地是作家的个人行为,而是一项社会工作——“作家当然必须挣钱才能生活,写作,但是他决不应该为了挣钱而生活,写作。”由此,我们或许就不再难理解,为什么马克思留下的彪炳千秋的思想遗产中多是笔记和手稿。就是因为马克思更多地不是为了发表写作,而是为了思考写作;不是为了自己写作,而是为了人民写作;不是为了当下写作,而是为了历史、为了未来写作。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能否认真阅读马克思主义、真正读懂马克思主义关乎党运国脉。“实践没有止境,理论创新也没有止境。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中国也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我们必须在理论上跟上时代……”一往情深爱经典,凝神静气学经典,皓首穷经研经典,与时俱进用经典,让马克思主义绽放出耀眼的时代光芒!

  (作者:姜延军,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版权所有 中共湖北省委讲师团 鄂ICP备17012520号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洪山路16号 邮箱:hbllxxw2016@163.com 邮编:430071